2 Types of Time - 5/14 十更完結

正文完結。

我、我做到了(癱地


尾聲


「這是什麼地方?」


民豪四下張望,他們腳下的台階有段時日無人打掃,積了一層落葉跟垃圾。紐特蹲在他身側,正用上雙手跟一支髮夾專心對付遲遲不肯就範的門鎖。


「你馬上就知道。」


彷彿金髮少年說了通關密語,門鎖喀拉一聲開啟。紐特伸手推開油漆嚴重剝落的門板,民豪跟在對方身後踏進室內,許久未經日曬的陰涼氣息迎面拂上他的臉。他仰頭打量建物內部,看來曾經是間教堂,不過距離上次有禮拜在此舉行似乎已經隔了好幾年。他跟在紐特身後穿過禮拜堂兩排木椅間的狹窄通道,陽光從高處灑落,他們的步伐揚起陣陣晶亮塵埃在空氣裡翻飛。紐特繞過祭壇往後走,踏進一處屋頂挑高的側室,光線從高處只剩窗櫺的窗口照進室內,在牆上形成明亮方格。一張表面上有幾處海綿內裡外翻的長型軟座靠在牆邊,一旁充當矮桌的紙箱上擱著幾本漫畫,民豪認出紐特的素描簿放在最上方。


「......你怎麼老是能發現這麼優的地方?」


紐特聳肩。「路過進來看看嘍。」


他們在軟座上坐下,後腦靠上冰涼的水泥牆。「我喜歡這裡。」紐特輕聲說,「這裡讓我覺得......平靜。」他迅速瞥了民豪一眼,嚥了口口水,刻意裝出不經意的語氣。「如果我不在學校,也不在家裡,你知道上哪裡找我。」


「優。」民豪點頭,拉過紐特的手把玩,用拇指愛撫指節跟男孩子稱不上細緻的掌心。紐特咕噥一聲,將頭倚上他的肩。


「我可以帶湯瑪士他們來這裡開派對嗎?」


紐特嘖了聲,從他肩上仰起臉,眼睛不悅地瞇起。


「好啦好啦我開玩笑的,我怎麼可能沒事帶人來打擾我們約會呢。」


「......知道就好,你這瞎卡臉。」紐特咕噥,伸手去搆素描簿跟筆。民豪沒有錯認那抹舔上對方白皙耳廓的可疑紅暈,於是大剌剌地張開手臂將人納進懷裡。紐特挑開封起邊緣的彈性束帶,手指反覆摩娑厚實的黑色封面。


民豪突然意識到了什麼。「噢、呃,」他猛然坐直身體,鬆開環在紐特腰際的手,「如果你還沒準備好給我看,沒關、」「沒關係。」紐特打斷他,「我想給你看。」他翻開封面。民豪覺得自己彷彿闖進宇宙的另一面,在他不知道的時空裡,從沒見過的美麗事物兀自長成一個世界。他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指碰觸紙頁上的幾個字母,由捲曲的弧線纏繞而成。「這是什麼?」


「每個成熟的塗鴉客都會發展出一套字體,用自己的風格寫出26個字母,不能只會簽自己的名字。」紐特在他臂彎裡扭了下,「這些是我的實驗品。」


「酷......」


往後翻,紙頁上開始出現登上曼哈頓大廈的種種細節。民豪認出他初次瞄見的那一頁,在右下角,紐特潦草的字跡寫著:民豪???


「真高興你最後決定來找我。人生目前為止做過最正確的選擇,對吧?」


紐特笑著掙脫他的臂彎,民豪覺得胃裡揚起一陣歡愉的哆嗦。「去那邊的紙箱拿點喝的,你這個往自己臉上貼金的遜客。」


「你幽地話幾時講得這麼順了?」民豪回嘴,起身走向房間角落的紙箱,彎身從中拿出兩瓶礦泉水。他站直身子,這時,與他肩膀同高的窗櫺上擺的東西吸引了他的注意。

他無法克制地咧開笑臉。

「民豪?」

盆栽裡的綠芽比他帶進病房時拔高不少,儼然長成一叢繁茂的迷你森林。青翠盎然的葉片上滾動著晶瑩水珠,顯然剛澆過水。他沒想過會再見到它,紐特也沒提過把盆栽養在這裡,但事實擺在眼前,金髮少年將他的禮物帶進最重視的場所,細心照料。

他們及時握住彼此的手,在不算太遲的時候。

「這就來。」

(正文完)


  12 2
 
评论(2)
热度(12)

© Somewhere only we know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