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 Types of Time - 5/9 八更

本章看點:民豪大大的男友力(。

正文再兩章結束,作者正在含血含淚撸番外QwQ


第十章

走出幽地高中正門,往前三個街口就會來到可樂娜小館。這間位於78街與谷地路交叉口的家庭餐廳在民豪出生前就開始營業,店裡的所有東西都忠實地呈現它們的年齡:永遠發黏的桌面,彷彿開張以來的每一天都有人在上面翻倒櫻桃汽水。人造皮的椅面上有好幾處膠帶貼補的痕跡,牆上懸掛的電影院海報裡,鐵達尼號仍是當週熱映新片。


民豪拍開餐廳木門的力道堪比賞它一記耳光,門把上掛的鈴鐺沿著他腳後留下一長串刺耳哀鳴。亞裔滑進走道底部靠右側的雅座,查克稱這裡為他的私人包廂,原因無他--wi-fi的訊號最強。「你查到什麼了嗎,查克?」


查克聳肩,依序吸吮手指上殘留的油漬,右手掌無奈地上翻。「沒什麼派得上用場的,警方資料庫裡有幾筆他破壞公物被逮的紀錄,但他身為塗鴉客,巴不得把這種經歷做成勳章別在胸前招搖。」


班開口,「這傢伙到底是誰,民豪?『黏膠』又是--」


「『黏膠』就是紐特、」


查克抬起一隻手。「呃,有人跟我一樣需要前情提要嗎?」


民豪抹了把臉,將他知道的部分全盤托出:紐特跟『閃焰』的關係,閃焰為了不讓他們之間的事曝光而對紐特做了什麼,紐特反擊卻被他找人痛打一頓、關進難以發現的角落,要不是自己找到他,金髮少年現在躺的就是太平間的冰櫃,而不是病床。


班抓抓下巴。「你怎麼知道他說的是真的?畢竟我們沒辦法求證啊?」


民豪湧起一股衝動,想把桌上的玻璃瓶全部掃到地上去。「你是說比起紐特,你寧可相信突然跑來我們地盤上放話的傢伙?還是你覺得紐特會在這種事情上說謊?」民豪轉向另一名友人。「湯瑪士?」


湯瑪士啜了口可樂,放下玻璃瓶。「我有個問題,民豪。」在他們對上視線之後,湯瑪士才繼續說下去。「你為什麼想幫他?」


民豪簡直不敢相信他的耳朵。他們八年級時在學生餐廳被高年級生插隊,湯瑪士當場出聲抗議,全然不顧對方足足比他高出一個頭、重上至少二十磅,旁邊還跟著幾個塊頭差不多的朋友。「因為這樣不對--」


「為什麼紐特對你來說這麼重要?」


「他對我並不、」民豪打住,頹喪地想賞自己腦門一巴掌。他在騙誰啊?


「我知道了!」查克突然冒出一句,其他三個人將視線投向他,帶著迥然相異的表情:班困惑、湯瑪士若有所思,民豪的臉上清楚寫著『誰敢質疑為什麼要幫紐特,在他說完整句話前我就會把他扔出門外』。「既然那個傢伙這麼害怕被發現是gay,我們可以用曝光這件事威脅他、」


「真是謝謝你提供這個絕妙的點子吼,查克,紐特會怎麼想?『喔對了,雖然我是gay但我一點都不介意你們拿這點去對付我前男友』?」


「抱歉。」查克低聲說,縮起肩膀低下頭盯著鍵盤。


「等一下,」班睜大眼睛,「所以紐特是gay?」


「你有問題嗎?」


所有人頓時安靜了。隔著走廊,對面雅座裡的中年男子自報紙上緣瞪視他們。民豪低咒了句,支在桌面上的手扶上額頭。抓住對方把柄這條路看來走到了死胡同。「查克,我要怎麼找到『閃焰』?」



紐特之前讀的高中位於另一區。民豪踏出地鐵站,牆上逐漸密集堆疊起來的塗鴉像是亮著霓虹燈的招牌般替他指路,他沒花多少功夫就找到了查克說的塗鴉角。幾名身著深色衣物的少年或坐或站,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,不時舉起指間的煙湊到唇邊。有人察覺他的到來,自背倚牆的姿勢直起身子,幾張臉接二連三地轉向他,『閃焰』是最後一個抬起臉的。


「看看誰大駕光臨了。」『閃焰』嗤笑著將夾在指間的煙甩到地上,「飛毛腿的小隊長。」


「飛毛腿是什麼鬼?這傢伙是誰?」站在『閃焰』身側的隨從之一挑釁地朝他揚起下巴。


『閃焰』盯著民豪,慢慢咧開一抹絕對不懷好意的笑。「『黏膠』的新男友。」


這句話宛如扔進滾水中的冰塊,民豪感覺周遭針對他的不滿情緒在空氣中嘶嘶作響,直往上冒。「我來這裡向你提出挑戰。」


『閃焰』爆出大笑,圍在他身旁的隨從們開始鼓譟。「挑戰什麼?」


「任何事,你決定。」


「要是你輸了呢?」


「你從此不會再見到紐特的塗鴉,我會親自確保這點。」他的話讓周遭的鼓譟聲更加響亮,「但要是你輸了--」民豪在一片喧鬧中直視『閃焰』,拉高音量,確保在場的每個人都聽得清清楚楚:「我要你為了對紐特做的事公開向他道歉,從此不再煩他。」


鼓譟聲瞬間變得零落,像是有人一口氣調降了音量。『閃焰』瞇起眼,表情像極了伺機咬住獵物喉管的眼鏡蛇。「成交。」他沉聲宣布,「我接受你的挑戰。明天凌晨三點在卑爾根站3號出口,『黏膠』會告訴你要做什麼。」


民豪轉身離開,紐特要是知道他這麼做一定恨死他了。


但這是他唯一知道的辦法。



「卑爾根站?」查克困惑的聲音自手機另一端傳來,民豪腦中浮現對方皺起眉頭的臉,活像隻氣惱的倉鼠。「『閃焰』要你大半夜去地鐵站跟他碰頭是要幹嘛?」


「天曉得。那個站有什麼特別的?」


鍵盤敲擊的聲音響起。「......看起來沒什麼值得一提的。」查克沉默半晌,等他再次開口時,字句彷彿黏在他舌上的口香糖。「也許我們應該--」


「不。」民豪打斷他,「整件事的重點就在這裡,不能讓紐特知道。」


「好吧,」查克嘆氣,「全聽你的。」


「謝了。我要睡一會。」民豪拉上背包拉鍊,「祝我好運。」


「祝你好運,兄弟。」查克有氣無力地應道。



  15
评论
热度(15)

© Somewhere only we know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