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omlee小片段

靈感源自起弘在Elle Korea的訪談

現實向,玻璃注意。



他撥了對方的號碼--設成速撥鍵,從那之後一直都是速撥鍵--對方在兩聲鈴響後接起。「嘿。」

「--嘿。」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停頓兩秒之後才回應。

接著便是靜默。他知道對方不是不方便說話,如果是那樣的話一開始就不會接起電話。所以他保持安靜,隔著手機及無線電波感覺另一端的對方。


「湯瑪士?」對方開口,聲音溫柔地像隻撫摸小貓的手。「發生什麼事了?」

他說不出話。一般來說這不是他會做的事,打電話給對方卻又不說話。他知道自己想說什麼,正是這樣他才撥了這通電話,如今那個理由顯得無理取鬧而難以啟齒。「如果我說沒事你不會信的,對吧?」


對方的聲線裡浮動著他熟悉的輕微笑意。「沒錯。(Yep)」


「三件讓你堅強起來的事。」他說了,字眼流利地溜出舌尖,不可能收回。他屏住呼吸,感覺起弘在另一端靜默下來。他們都知道答案是什麼,畢竟才剛白紙黑字地印在甫出版的雜誌上。


他不明白自己這麼做的意義何在。聽著起弘親口說出那三個答案對他毫無助益,但--


「家庭。朋友。妻子。」


他屏住呼吸等待預料中的疼痛降臨,但什麼也沒有。他不曉得這是不是就叫麻木。


「湯瑪士。」不知道是不是錯覺,他覺得起弘的溫柔底下隱含著小心翼翼,彷彿他是枚隨時可能炸開的不定時炸彈。「我也說了我們確實是朋友。」


是啊,朋友。有個尖酸刻薄的小聲音在他心底齜牙。像狄倫,像德克斯特,像艾力克斯,像卡雅,像羅莎。


但他還能要求什麼呢?這種事會一再發生,他一開始就知道了。


至少他特別提到了你。另一個沒那麼尖刻的聲音指出。


他吞嚥,逼自己嚥下心頭一閃即逝的貪婪。他做不到那種程度的殘忍,逼迫對方放棄妻子,承受家人與朋友的責難。「......我再打給你。」


「再見,湯瑪士。」


「再見。」



  7 3
评论(3)
热度(7)

© Somewhere only we know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