飢餓遊戲AU

紐特沒有選擇電梯,他不想留下刷卡紀錄。他推開維修管道的門,隱隱帶著灰塵及霉味的陰涼空氣迎面拂來,民豪一語不發地跟在他身後,好像不覺得一個設計師知道只有去聲人會走的通道有什麼奇怪。他們在沉默之中爬上兩層樓,攀上一截生鏽的鐵梯,紐特試著推了一下頂端的人孔蓋。


都城的燈火在他們腳底下閃爍,遙遠的某條街道傳來人群的喧嘩,但這裡夠高,那些聲響跟廢氣都上不來。


他聽見民豪的工作短靴踩上混凝土地面的沉悶聲響,然後是低低一聲「哇噢」。


紐特頭也不回地往前走,直到他們抵達天台的中心區域,樹林在這裡形成一個隱約的圓。夜風沁涼而颯爽,吹亂他的瀏海,樹梢上的風鈴此起彼落地發出清脆聲響,紐特抬手撥過所有碰得到的風鈴,讓它們響得更久,好掩過他們的談話。



「我知道,」他開口,「在你們眼中,都城的居民就是一群怪物。沒錯,在我眼中,他們確實如此。」他深吸一口氣,接下來要說的話連他自己都覺得偽善。「但還是有例外。也許你不相信,但不是每個都城人都享受遊戲。」



民豪的回應簡單明瞭。「像是你。」



紐特深吸一口氣,然後轉身面對他的貢品。「對。」他感覺前所未有的不踏實,腳下的地面隨時可能打開,直通永不見天日的牢房。如果有人在民豪身上放了竊聽裝置,如果此刻他們看不見的角落裡藏了甲蟲哨……



「好吧,」民豪聳肩,然後──紐特忍不住軒起雙眉──露出放鬆的笑臉。「我一看到你,就覺得你跟電視上那些傢伙不一樣。我原本以為設計師不是把自己弄得很奇怪,就是六十歲硬要裝成十六歲,把貢品當成玩偶……說實在的,」民豪輕笑,彷彿他即將告訴紐特某個只限於他們之間的笑話。「看到你的時候,我鬆了好大一口氣。你看起來……」民豪的手往他身上比劃,「我不知道,蠻正常的?」



紐特先是聽見笑聲,才意識到自己笑出了聲。他低頭掃了一眼合身的針織衫跟長褲,清一色黑,細細的銀色頸鍊在他的鎖骨間發亮。「我不喜歡太花俏的東西。」



「這很好,因為你已經很漂亮了。」



紐特的笑意凝固在唇角,「你說什麼?」就算天臺的照明只有微弱的月光以及別棟高樓透出的燈光,他還是看得出民豪瞬間脹紅了臉。「我不知道你們在都城怎麼講,要是在十二區這樣說一個男孩,肯定會鬧上維安人員那裡。但是……」紐特聽見民豪深吸一口氣,「好吧,我說了,你很漂亮。」



紐特想了想,往前跨了兩步。他的意圖很明顯,也不給民豪閃躲的時間,而民豪確實也沒有閃躲。他們的唇貼在一起,只是貼在一起。民豪的嘴唇溫暖乾燥,有點輕微的脫皮,紐特聞到汗水與卸妝液的味道,他往後退開。



「這是怎樣?」



紐特無法克制聲音裡漫出的笑意。「你可以把它看作一個回禮,謝謝你的稱讚。」



「你們在都城都這樣道謝的嗎?」



「只有對方吸引我的時候才會。」




下一回總算擠出來惹所以來更新(被巴

老樣子,BE警示  BE警示  BE警示

  14 2
评论(2)
热度(14)

© Somewhere only we know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