熊熊想到的腦洞(Minewt現代AU)(更新試寫片段)

  城市裡出現了專挑美少年下手的連續殺人魔,他綁架他們、性侵他們、凌虐他們、毀掉他們引以為傲的外表,然後遺棄他們。兇手似乎明白,曾經擁有美麗再被剝奪這件事對他們來說比死還痛苦。六個受害者,五個在獲釋後三個月內自殺身亡,剩下一個拒絕跟人溝通。


Minho是調查小組的一員,就在此時網路上出現謠言,兇手的下一個目標是身為某政要私生子的Newt......


(手癢,試寫了開頭)




推開廂型車的門,迎面撲來的冰涼空氣瞬間驅散密閉空間的滯悶,讓民豪瞬間清醒不少。他豎起外套領子,按照方才螢幕上顯示的路線圖邁開步伐。早春的冰涼空氣刺痛他的臉頰,推著嬰兒車的年輕少婦經過他身旁,再遠一點的石桌旁有個頭戴貝蕾帽的老頭正在看今天的報紙。民豪一點都不想讓視線觸及頭版,畢竟他不到十二小時前才因此被上頭狠刮了一番。




他上一回在工作以外的時間出現在戶外是什麼時候?




民豪邊回想,邊緩步走向目標坐著的長椅。地面上散落著穀物,五六隻有白有灰有花的鴿子正在大快朵頤,還有一隻棲息在目標的腿上,直接從掌心裡啄食。




他一腳踩進某隻灰鴿子的活動範圍,鳥兒一躍而起,在空中撲騰幾下翅膀,落在稍遠處旁若無人地繼續進食。貪吃的畜生。




「你一定就是民豪。」溫潤的英國腔響起,民豪回過神來,發現自己撞進一雙明亮的焦糖色眼眸裡。




根據資料,目標跟他同年,但眼前的少年看起來還在讀高中,最多不過是大學新鮮人。精巧五官鑲在巴掌大的臉蛋上,修長的手腳將平凡的白帽T與牛仔褲穿得像要走伸展台。




那個謠言絕非空穴來風。




「而你一定就是紐特先生。」民豪說,向對方伸出手。




金髮少年輕笑,彷彿民豪說了個笑話,而他真心被逗樂了。「紐特就好。」(Please, just Newt.)




紐特的掌心有點涼,而且比他握過的所有男性手掌都來得柔軟。






  15 7
评论(7)
热度(15)

© Somewhere only we know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