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5+1之3.5】驅逐小班的當晚

紐特的腳步停在最後一個聚落前。火光在他手裡的玻璃提燈中搖曳,溫暖的橙黃光線下,幽地少年們橫七豎八地倒在各自的睡褥上,儘管傍晚才發生令人恐懼、悲哀又不得不為的事,大多數少年依舊睡得很香。


紐特明白,今晚的他絕不屬於可以安然入睡的一分子,他也清楚今晚幽地的失眠名單上會出現哪些名字。


他繼續邁步,來到睡前巡視的終點--艾爾比的休息處。幽地首領背對他抱膝而坐,空氣裡瀰漫著柴火燒到盡頭的氣味,紐特在對方身旁落座,看著不遠處的玻璃罐裡明滅不定的火光。「搞定?」艾爾比開口,視線落在深入黑夜的某處,火光照不到的地方。「搞定。」紐特回答。


「優。」


他們沒再交談。紐特知道他們腦中揮之不去的是同一件事:小班在大白天被螫,這可是他們被送到幽地以來頭一遭,好像迷宮對飛毛腿而言還不夠危險一樣。


這個念頭讓紐特覺得他生吞了一隻渾身是毛的蜘蛛,而牠還在沿著他的喉嚨往上爬。他忍不住乾咳,想甩掉喉頭惱人的刺癢感。


「去睡吧。」艾爾比說。「告訴民豪,明早我跟他在地圖室前碰面,門一開我們就進迷宮。」


紐特花了幾秒才反應過來,「......你想弄清楚小班是在哪被螫的?」或者說鬼火獸把他帶去哪了,紐特咬住舌尖,沒把後半句說出口。艾爾比點頭,還是沒看他。「優。」金髮少年起身,拍拍對方的肩膀,提起油燈往自己的休息處走去。


遠遠地,他就看到草地上鋪好的毛毯,還有民豪垂著頭的背影。亞裔少年弓著背,手肘撐在大腿上,低垂著頭。紐特挨著民豪坐下,一語不發地伸手握住飛毛腿隊長擱在膝頭上的手,將臉靠上對方的肩頭。


他們就這樣靜靜坐著好一陣子,四周只有玻璃罐裡的火光燃燒的細微霹啪聲響。紐特看著他們交扣的手,這似乎是目前他們唯一能百分之百支配的東西了。 


「.....這真是瞎卡,瞎卡透了。」民豪開口,聲線木然。


紐特捏了捏他的手。


「今天...我們一樣在地圖室前碰頭,邊吃早餐邊討論今天的路線,一進迷宮我跟他就分頭跑了。等我回到幽地...」


早上還是夥伴的人,下午見到時成了怪物。


民豪的話尾消失在黑暗中。紐特痛恨這種時刻,他知道該如何應付民豪的怒氣,但亞裔少年的脆弱與無助向來讓他束手無策。他痛恨自己除了握住民豪的手之外,什麼也做不了。


「艾爾比說明天要跟你進迷宮。」他不知道為何要在這時說起這個,也許是他再也無法承受無能為力的感受。


民豪從鼻腔裡哼了一聲。「他瞎卡的想幹嘛?」


「回溯小班的路線,找到他是在哪裡被螫的。」


「這瞎卡的有什麼用?」


儘管沒有第三人在場,紐特還是橫了民豪一眼,使勁將指甲掐進他的掌心。亞裔少年意識到自己的失言,嘆了口長長的氣。「我們該睡了。」他掀開毛毯躺下,紐特窩進他敞開的懷抱,讓民豪的手臂環過他的腰,下巴輕輕抵住他的髮旋。亞裔少年將毛毯往上拉,直到稍微蓋住紐特的頭頂、邊緣抵住他的下巴。


民豪的心跳聲通常能讓紐特多少重拾平靜,但幾個小時前他們才將不幸的同伴獻給迷宮,就連此刻也無法祛除盤踞他心頭的陰霾。


紐特不想承認,但他確實不想看到民豪進迷宮。比之前任何時候都不想。


「那個新來的菜鳥...叫什麼來著?」


「湯瑪士。」


「沒嚇到剉屎,算他有兩下子。」


「...他問我,要怎麼才能當上飛毛腿。」


民豪噴笑,「真的?膽子挺大的嘛。」


「他昨天傍晚在門邊探頭探腦,要不是伽利攔著,我看他真的會跑進去。」


「瞎卡頭一個。」


紐特嘆了口氣。「民豪。」


「怎樣?」


民豪的襯衣下擺在紐特收緊的手心裡皺成一團。不行,他光是想都覺得可笑。「....沒事。」


「是喔,原來聽起來像個心事重重的女孩叫沒事。」紐特感覺亞裔少年的手掌自後腰往上滑,沿著脊骨的凹陷來回撫娑。掌心的溫度穿透布料滲進他的肌膚。紐特闔上眼。「我會回來,記得嗎?」民豪低語,黑暗裡,他的聲音像他們身上的毯子般裹住紐特。「我會為了你回來。」


「...我知道。」

睡吧,紐特命令自己,努力無視心底徘徊不去的不安。



他們三人快步踩過晨露未乾的草地,往西門前進。民豪和艾爾比低聲交換意見,紐特落後半步,思緒陷在今早被民豪推醒時的朦朧夢境裡:他和民豪在迷宮裡奔跑,突然間牆上的藤蔓像是活了過來,在空中揮舞著朝他們撲來,緊緊攫住他的手腳。紐特用盡力氣掙扎,眼睜睜看著民豪被按倒在他面前,被拖行消失在看不見的黑暗角落裡。


「交給你了,紐特。」艾爾比的聲音。


金髮少年回過神,發現其他兩人盯著自己看。不知是否為錯覺,他似乎看到民豪眼底閃過一抹憂心。「優。」他勉強扯出一抹笑,強迫自己不去想最糟糕的可能性。


「待會見了。」民豪說,他們的視線短暫地交會。回到我身邊,紐特在心裡默念。


民豪迅速碰了碰他的手,率先起跑,艾爾比緊跟著他的腳步。紐特看著兩人的身影消失在第一個拐角處,轉身,強迫自己暫時將這件事擱在腦後,眼前有整個幽地要照料,他腦中不能只有民豪。這只不過是尋常的一天,他試著說服自己。


至少,當時看起來還是尋常的一天。






系列全名:5 Times Minho Kept His Promise, and Once He Failed 5次民豪信守承諾,還有1次他沒有

原著向,所以後面會痛,我只能這麼說QQ




  17 1
评论(1)
热度(17)

© Somewhere only we know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