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unting Stars

一陣自肩上傳來的撼動將紐特搖出原本即不甜美的睡眠。他困惑地搧動長睫,勉力將沉重的眼簾撐開一條縫,依稀辨識出民豪頂著睡亂的鳥窩頭的面孔。「搞什...」他低聲抗議,對方豎起食指擱在唇前做為回應。飛毛腿的小隊長伸手扣住他的手腕,示意紐特起身。金髮少年反射性地去搆擱在枕邊的刀,亞裔少年按住他的手,在黯淡的光線下,紐特看見民豪搖頭。民豪拉起紐特吊床上的床單與毯子掛在肘間,示意他跟著走。



幽地裡很平靜,紐特跟在民豪身後走過繞著篝火熟睡的少年們,個個睡得跟夜色一樣深沉。鼾聲此起彼落,暗橙色的微弱光線在他們沾有些許髒污的年輕臉孔上閃爍。

看來不是緊急事故。那這瞎卡頭大半夜的把他吵醒又是為了甚麼?


民豪領著他踏進地圖室後方的樹林。距離人群夠遠,不會吵醒任何人,紐特終於按捺不住:「民豪,你到底...」


亞裔少年轉過身,雙手閒適地插在褲袋裡,就算只有月亮黯淡的光線,紐特也看得到他咧開笑臉。得意的,像是藏了一個秘密。「往上看。」民豪說,揚起下巴。


紐特照做,然後接下來好一段時間,他保持仰頭的姿勢,完全說不出話。

「......瞎卡的,這美呆了。」他喃喃說道,聲音聽起來遙遠而不真實。


「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叫你起來?」民豪的聲音從下方傳來。紐特低頭,發現對方在自己發呆的時候已經鋪好了毯子。金髮少年挨著對方躺下,感覺民豪的掌心覆上他的手背,拇指緩緩繞著圓,點燃名為安全感的火苗,讓暖意順著紐特的手臂往上蔓延。他以臉頰輕蹭民豪肩頭,亞裔少年意會過來,將手臂往旁攤開。紐特枕著民豪的胸口,吸進青草跟汗水的味道。有那麼幾秒,他忘了自己被困在一個花了三年還找不到出口的迷宮裡,被恐怖的怪獸環繞。


碎鑽般的星星撒滿夜空,奶白色的銀河清晰可見。

「......民豪?」

「唔?」亞裔少年的手指有一下沒一下地順過他的金髮,挑開糾結的部分,然後繼續爬梳。

紐特張嘴,然後在任何話語來得及冒出口前再次閉上。這一刻寧靜而安全,民豪的心搏跟體溫包圍著他,手肘擱在他背上,手指在他髮間。


其他事都可以等。出口可以等,鬼火獸更是見鬼去吧。

「......沒事。」紐特低語,聽見民豪在他上方發出輕笑,手指的動作片刻不停。紐特閉上眼,任由自己墜入甜美的黑暗中。



---------


太久沒寫簡直退化成渣(掩面


米芬蘭達

  20 11
评论(11)
热度(20)

© Somewhere only we know | Powered by LOFTER